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我们要真情话,还是要正确话

[日期:2013-09-01] 来源:  作者: [字体: ]

我们需要“真情话”,还是要“正确话” 

            发表于《语文学习》201212

福建教育学院作文工作室  石修银  【特级教师】

  ◎此为福建省教育厅A类社会科学研究项目研究成果(课题编号:JA12383S)。

一、“我们要真情话,还是要正确话?”老师真的很纠结。

这本来看似不该纠结,因为我们老师都知道真情的重要,都知道白居易的“感人心者莫先乎情”,都知道刘勰所道“入乎其内,固有生气”,也都知道“血管里迸出的血才是热的”写作道理,更知道“2011版”课标7-9年级“习作评价”中的倡导:“写作的评价,要重视学生的写作兴趣和习惯,鼓励表达真情实感。”

但是有些“真情话”,似乎不符合我们老师倡导的“正确话”:文章是真情流露,但有的是思想有的显之幼稚,有的有些偏激,有的是写了不该倡导的“不良生活”。这样,如何评判,我们老师就纠结了,困惑了,就争论了。请看下文:

让记忆格式化

我想,开学已有一个月了,在另一个学校的他,过得还习惯吗?

上学期,期末考临近,我静静地坐在座位上复习功课,他默默地走到我身旁,轻轻地牵起我的手,淡淡地说:“心情不好,陪我去草坪那边聊聊吧!”我抬头望着他的脸,确实失去了常有的笑容,我迅速地将课本收好,慢慢地跟在他的后面,不敢出声。

很快地,到了离教室不远的草坪。他先行坐下,我就坐在他的左边。刚想问他发生什么事,他便开口说:“我爸知道咱俩的事了。”我的心一沉,犹如晴天霹雳,他曾说过:只要他父亲知道他有谈恋爱,定会转学,没有任何谈价还价的机会。我将头靠在膝盖上,低声问:“然后呢?”他将我的头抬起并靠在他的肩上,异常坚定地说:“你懂得的。”顺手抚去我脸上的泪水。

“什么时候走?”我有些颤抖地问。“期末一考完,就得去外地。”“一定要那样吗?”我疑惑地问。“是,一定的。”他的回答略带忧伤却不可抵抗。我突然抬头似乎看见了他眼中的泪光。

“好了。别哭了哈。本来就难看了,哭肿了,岂不是更难看了?而且以后我们还有机会再见的。对不对?”他安慰道。“说不定以后就没机会见了呢!”我连哭带说。“放心,会见面的。咱们先回教室,安下心来好好考试吧。”

    很快地,期末考结束了。连见面的机会也没有,就听她们说他去外地了。暑假的两个月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更是与他失去了手机的联系。事情很明白了,他再也不回来了。可我还在经常幻想,说不定开学时,他会站在教室里的门口向我招手呢!

  漫长的暑假结束了。我的幻想也随即破灭。望着新的教室,所有的人都在,唯独少了他的身影。我的泪水又流了出来。而现在,没有那个肩膀给我靠了,再也听不到他说:“别哭了,本来就难看,哭肿了眼睛岂不是更难看……”以后的以后,再也没有……

  开学至现在已有一个月了,不知道在另一个教室的他过得可好。如果有来电,我一定会对他说:“亲爱的,不管现在怎样,一定要好好的,至少要比我好。既然都已分离,那么就让这份记忆格式化,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这是一篇命题作文。 这篇文章在评卷场一出现,立即引起轩然大波,更引起了评分的争论。

有的老师说:“零分,这样的学生这样的年纪,不好好读书,而在牵手恋爱。文章不好好思考美好的生活,却品味自己失恋的痛苦。”

有的老师说“赋分60分,这文章最多打个及格分,36分。文章语言流畅,叙事生动。只是文章思想不健康而已。”

更有的老师说:“课标告诫我们要倡导真情写作,可如此富有真情的文章,似乎又不太健康,思想不怎么端正,我们该如何打分呢?”

二、不要纠结,这样的真情作文,我们就要大胆给予高分。

如果让我打分,赋分60分,我会打57分:文章有真情实感,生动鲜活,只是个别句子不够流畅,如“暑假的两个月怎么也开心不起来,更是与他失去了手机的联系”等语链有断裂。

鲁迅先生道,写作就是“不做作,去粉饰,有真意”。文章贵乎“真”,“真”乃有文章的生命与艺术力量。而一个不敢袒露感情的作者,予人以掩饰甚或虚伪,这是生命缺失自信,缺失对他人尊重的表现。

此学生再现自己真切的情感体验,不掩饰不虚伪,给我们老师展现了自己失恋的痛苦。——这就是释放心灵尊重生命的写作。这是为自己写作,让自己的情感直截流泻,为自己的心灵寻找到了情感释放的空间。这是为老师写作,老师成了学生的倾诉对象。美国心理学家艾琳·卡瑟道:“诚实是力量的一种象征,它显示着一个人的高度自重和内心的安全感与尊严感。”如此写作,可见他对自己生命的呵护与尊重,对老师的信赖与尊重。如果这样的真情话受到打压,我们的学生就不肯袒露真情,我们的老师就不再被学生视为交流倾诉的对象。于是乎,我们的写作生命,也就学会掩饰学会虚伪。

此学生袒露真情,回归生活——这也就是遵循写作规律、回归写作本质的写作。据语文科任教师说,这个学生平时作文不怎么好,老师规定的作文往往写不到300字,描写文字也是干巴巴的。但这次作文却写了洋洋818字,而且心理描写细腻,对话描写富有个性,动作描写鲜活可感。而文章的可感形象,源自何处?源自自然再现真切的生命体验,源自真实再现生命真情。这就是对写作规律的遵循 ,是对写作本质的回归。作为指导学生作文的老师,如何可以无视写作规律呢?

一老师驳斥我说:“余秋雨先生《写作,连接着健康的生命》道:文章的无聊,源自生命的无聊;文章的苍白,源自生命的苍白。余秋雨都反对无聊苍白的文章,我们如何可给这‘恋爱文章’以高分呢?”

我说余秋雨先生的说法不是不对,是我们老师对这篇作文定位不对。因为这“恋爱文章”不无聊更不苍白。就是文章情感,也不是不健康。文章是表达自己对恋人的思念,但爱情是美好的更是健康的,只是这学生爱的不是时候。再说,文章结尾道:如果有来电,我一定会对他说:“亲爱的,不管现在怎样,一定要好好的,至少要比我好。”既然都已分离,那么就让这份记忆格式化,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此结尾表现出笔至最后、思至最后的冷静与醒悟,一是予曾经恋人以鼓励,“一定要好好的”;二是表现自己的坚强:“让这份记忆格式化,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如此作文,表现出作者对生活的反思与审美,如何而有不健康的嫌疑?

三、“我们要真情话,还是要正确话”,我们该如何回答?

有些“真情话”,似乎不符合我们老师或主流社会所倡导的“正确话”,这样的作文不在少数。是肯定“真情话”还是倡导“正确话”呢?我的回答就是两句话。

l第一句是:我们要呵护与鼓励真情话,不要用“正确话”要规范学生的思想。——大胆鼓励学生讲真话,让学生敢讲真话爱讲真话,对袒露真情之作,我们当大胆给予高分。

《学记》云:“亲其师,则信其道。”当学生敢于在我们老师面前演绎写作规律,敢于袒露真情了,我们的写作生命,就不只是可以写就鲜活生命富有质感的文章,而是还可以蕴蓄畅适的写作心境,可以营建一个愉悦和谐的师生氛围。

l第二句话:学生说错了话不可怕,我们也可以在学生作文之后适时交流引导。——要知道:如果对真话作文不引导不鼓励,学生就不敢说真情话、内心话,我们交流引导的机会都失去了。一次我的学生写《我是一个大傻瓜》:

    我是一个“傻瓜”,别人都叫我“傻瓜”。

    在店里买东西,发现店主多找了钱,我返身把钱还给店主。胖店主笑眯眯地说:“你真是个诚实的好学生。”正当我美滋滋地走出店时,却听见店主小声地说:“真没想到,这世上竟还有像她这样傻的人。”

    上课迟到了,老师问我原因,我老老实实地回答:“睡过头了。”老师笑着说:“这是世上最好的答案。”说罢把脸一沉:“到教室后面罚站一节课。”下课后,同学们都围过来:“你怎么这么傻,‘睡过头了’,有谁信?”“你就不会说,走到半路发现书包忘带了。”“你就不会说单车半路坏了。”“再不行,你也可以说,送一位迷路的小妹妹回家,所以迟到了。”

    对呀!我怎么就那么傻,以后我一定要学得聪明点。

    一次坐车回家,好不容易挤上车,发现车上还有一个座位,我连忙坐到那位置上。心里得意地说,我是一个聪明人,聪明的人乘车总得有个座位。正当我得意时,我发现对面站的一位小姐用一种似笑非笑的异样眼光不时地看着我。

    干吗,这样看我?我心愤愤然,扭头看车外。

    车到站了。啊,太好了!终于做了一回聪明人了。这下我的同学就不会说我傻了吧。咦!真怪了,怎么坐不起来了?怎么搞的?

    我猛地站起来,回头一看,天啊,座位上竟粘了半块口香糖!这时我对面的小姐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真傻啊!”

    我真是个大傻瓜。

    此文袒露真实心理,真实而鲜活,我颇为欣赏,给予高分。但习作者对生活的审美态度令我深思。自己做了应做的事而被人称之“傻瓜”,自己深感不安与羞耻,并决计学“聪明”些,自己欲当“聪明人”却又“弄巧成拙”,自己深感被人愚弄而自觉可悲。小作者对生活的审美取向有偏误。究其因,是对生活的缺欠正确的审美态度,店主的讥笑、同学的虚伪、小姐的冷漠与可恶,孰是孰非未能正确给予分辩与评判。复杂的生活现象,多元化的意识观念,常使尚处单纯幼稚的青少年心迷五色,莫之所从。我与这同学作了交流,交换我的看法:习作如做人,文中可见,你心地纯朴善良,有当今社会急切召唤的纯真美德,而文中却流露出消极情调,此和风共尘,抛却纯真的人格操守的人生取向,并非是当今为人为事所倡导。小作者与我交流后,似有所悟。第二天,他就将文章改标题为《我傻吗》,删去最末一句,并在结尾补写道:

   走下车,迎面吹来一阵冷风,我不禁打了一个寒颤。踟躇路上,思绪翻滚。那笑咪咪的店主,那围拢上来深表同情的同学、那似笑非笑的小姐,难道他们这样才聪明?我真的傻吗?……

    咳,人生有多长,人为什么要扭曲纯真的心灵,去获取些许“好处”,甚或伤害他人图得几丝快慰?

如此尊重学生,我们就有了交流引导的机会;如此启思内省,就有了审美价值与思想境界的飞跃。试想,如果不引导学生袒露真情,不给予高分鼓励,学生就不会说“我真傻”的内心话,也就没有交流后的反思与自省。

四、如此回答,更深层的理由源自作文教学的社会责任。

我们作文教学不只是教学生如何作文,还承担了让学生学会表达学会做人的社会责任。

l我们作文教学首要的社会责任,就是培养一个善于表达的生命。

余秋雨先生道:“写作不是职业,是人生的基本技能;文学不是职业,是素质。”2011版课标在第三学段(5~6年级)学段目标与内容“习作”部分指出:“懂得写作是为了自我表达和与人交流。”著名作家曹文轩道:“一个人应具有说理、说事两种能力。”(2012年8月18日江西九江“人教杯”“文学作品解读与教学观摩研讨会”发言),而一个人的说事与说理的能力,就是生存与发展的基本能力或基本技能。

为此,我们对学生作文,不要动辄以思想是否正确来衡量、界定其优劣,将思想“不正确”的作文毫不留情打入冷宫。就“7—9”年级主要训练的记叙文而言,只要能生动叙事,只要有真情实感,就可见掌握了叙事的技能,掌握表达的人生技能,我们就当给予高分。

写作是生命的律动,我们老师尤要引导真情作文。如果我们的学生,不能真实表达自己的思考与情感,又如何能与人交流与表达自己的思想?我们的学生能袒露自己的情感,能生动诠释自己的思想,这不只是掌握了写作的技能,更是掌握了生存的基本技能,掌握了丰富社会思想是的技能。我们当为之欣喜与赞赏。

l我们作文教学的社会责任,就是要培养一个坦诚自信的生命。

作文如做人,我们培养写作生命,就是培养未来生存与发展的生命。教育家陶行知先生道:“千教万教教人求真,千学万学学做真人。”北宋程颐道:“人无忠信,不可立于世。”如果我们学生不敢说真话,学会说假话说迎合老师迎合众人的话,他们将来走向社会,还能展现阳光诚实的生命?还能展现独立的自信生命?还能让人感受心有戚戚的生命?我们又如何去引导他们学会审美思辨、学会矫正坐标,以昂立于世?

社会需要真情,时代呼唤淳朴。今天,我们要大胆引导学生袒露真情,不要用“正确话”规范或压制学生的真情或思想。诚能如此,写作生命的青春意态,便能张扬,社会的虚伪风气,便能渐渐廓清。此之意义,定是超逾作文本身。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石修银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