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游客 登录 注册 搜索
背景:
阅读新闻

大陆与新加坡中学生作文比较(三篇)

[日期:2016-01-27] 来源:  作者: [字体: ]

大陆与新加坡中学生作文比较(三篇)

 

左手齐家  右手齐物

 

高级组冠军:张娇(新加坡武吉班让政府中学)

阅读书名:林语堂《左手孔子,右手老子》

 

国学大师南怀瑾曾把儒家与道家比作中华文化的左膀右臂——源远流长的华夏文明就建立在两千多年前孔子与老子的哲学之上,历经沧桑,延绵至今。

儒家如山,道家如水;儒家如大地,道家如天空。我时常困惑,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思想,是如何缠绕盘旋,长成如今的中华文明的苍天巨树。直到翻开文化巨匠林语堂老先生的《左手孔子,右手老子》时,心中的云雾才渐渐被拨开……

从小,受家庭的影响,我几乎是在儒家的熏陶下长大的。孔子的言语是我从童年即刻下的印记。“修身齐家”一如父母对我的寄托,也渐成了我刻苦向上的动力。孔孟的言语时常成为我心灵的坐标。在苦难面前焦头烂额时,“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这给了我面对困难的勇气与信心;在人生的歧路上彷徨不前时,“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成了我立身处世的原则。

可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不可幸免地发现,孔孟的圣贤之言并不能作为我人格不变的标准与心灵永恒的慰藉。因为并不是所有的种子都能找得到生根的土壤,并不是所有的蝴蝶都能展开美丽的翅膀。很多时候,我意识到,面临着整个世界,一个人的力量太单薄了,并不是像儒家所说的“修身齐家”即可“平天下”那般简单。这样的感悟在阅读了《左手孔子,右手老子》后越发清晰。

在绪论中,林先生将儒家与道家两种思想作了区别,又将两种思想如何在千年中华文化中的相互作用条分缕析地呈现了出来。比如,自古以来中华文人的“入世”与“出世”;比如诗文中的“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乍一看来,两种思想似乎永远都是平行而对立的,永远不可同一,但是纵观全书,除去枝末,在我看来,林老先生所传达的观点却是孔子与老子的不可相融性,在于两者有根本上的区别,如左手和右手,不可化为同一臂膀,但儒家与道家又可以融合,是因从大角度来讲,两者可为一个整体所用,也如左手和右手,同归一人所属,在不同时刻,可以发挥不同的作用。

读到此时,我心中长久的困惑已然解开,仿佛一下子理解了中华文化千年来所有的内在的矛盾与光辉。汉武帝的“内用黄老”与“外示儒术”;诸葛亮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与“功成身退,天之道”;李白的“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与“人生在世不称意,明朝散发弄扁舟”……这些都促使我顿悟,自己的一生可以在这两种哲学上有所取舍。儒学授我以“修身齐家”之重任,道说教我如何举重若轻;孔孟让我的生命有一种坚持,老庄让我对生活有一种随性;孟子诲我“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庄子教我“独与天地精神往来”;儒家让我修身,以理性抉择,道家让我养性,以直觉判断。

阅读到此,我也似乎理解了为什么国学大师南怀瑾说孔子与老子是中华文化的左膀右臂——完整的人生,如完整的中华文化,应兼有这两种思想境界,因为断臂使人行事不便,独眼使人视线狭隘,单腿使人寸步难行。所以,我不会在儒道之间单选其一。

林老先生的《左手孔子,右手老子》在我左手心刻下“齐家”,右手背书下“齐物”。我愿一生用这一双手,去追求我心目中的完美人生。

 

 

驿 站 沧 桑

 

高级组季军:张怡(上海崇明中学)

阅读书名:夏坚勇《湮没的辉煌》

 

夏坚勇曾经这样写道:快马的汗息挟带着九重圣意和浩浩狼烟;凄清的夜雨浸润了整整一部中国文学史;车辚辚,马萧萧,洒下了多少瞬间的辉煌和悠远的浩叹。而驿站这两个字,竟负载着多么恢弘的历史文化蕴涵﹗

于是,他记下了这古朴的两个字——驿站。

印象中的驿站,永远是一幅古意阑珊的风俗画。细雨初霁,客舍青青,驿馆和驿道被漂洗得纤尘不染。羁旅中的文人骚客停下马儿,静静地感受着面前这被淡淡薄雾营造起的清净的气韵……

然而,历史的驿站竟这样惊心动魄。

它时刻充斥着马蹄声疾风骤雨般的逼近又远去;扬起驿卒一声“换马”,挽留不住他半句多余的对话,只剩下他匆匆飞驰而去的背影。驿站笼罩在一片不安和阴郁的气氛之中,惶惶不安的行人们又开始了他们的担忧。前线的战事是捷报还是失败?农夫停下沉重的活儿深深地叹息;女子在很远的地方就能听到驿马远去的声响,敏感地潸然泪下;驿卒的脸上永远定格着严峻的表情,他们或许习惯了匆匆地来去,却万万意识不到,他们扬长而去的身影正是一个疲惫王朝的缩影,远远近近总能听到沉重的喘息,每一声沉重喘息的背后都有同样沉重而顽强的斗争。

东北驿站是繁忙的。白日里悬旗,夜晚里张灯,一刻也闲不得。有加急公文送来,认真勘核,火漆封印,快马加鞭。

当年的驿站,远离着战争,但却是最牵动百姓、官员、甚至是帝王的地方。驿卒每一次启程,他身后的夹板里便背满了人们的猜想、担忧和紧张。

历史的驿站,竟是那样的沧桑、沉重。不过,驿站也有宁静的时刻,就如同我印象中的这般。中国诗人大多爱玩味生活,他们才华横溢,满腹诗情。他们潇潇洒洒地出门,背上几卷书卷。在旅途中寻找精神释放的乐趣,而驿站此时则成了他们的精神慰藉。

当年的驿站,远离着都城中繁华盛世,但却是最能激发诗人情感的地方,或感物、或思辨、或怀古。驿站的墙壁,是对文人诗作的考验,是好诗的孕育之地,是又一部不朽的“诗经”。

历史的驿站,虽然沧桑,却更显得深厚。当年的驿站,成了两个知心好友情意的见证。虽然相隔千里,但却是他们共同神游的地方,是他们创造美好佳话之处。

历史的驿站,即使变得沧桑,却依旧保持着文化延续的活力。

人们爱说驿站孤独。但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说,驿站是牵扯着情感的。当烽火连天时,驿站让人们紧张、揪心;当它回复宁静时,驿站又是文人骚客精神淋漓尽致抒发之处。驿站,是喧嚣中的一片净土,供忙碌的人喘一喘,供休憩的人梳理一下自己,偶尔看看墙上的题诗,或许也能得到不少启悟。

而我说驿站沧桑,并不是赋予它苍凉的意味。驿站在默默中承载了历史,于是它成了一种文化,而这种文化,正是因为沧桑,而更显得深厚,富有高度。也正是因为沧桑,才需要人们慢慢体悟,方能从中品出历史文化的醇香。

然而,驿站消失了。

夏坚勇说“驿站终于坍塌了,坍塌在历史的风雨中。”是的,曾经的驿站现在成了一座座小镇,或是一座座城市。岁月的变迁让我们对城市的历史逐渐陌生,我们找不到一间富有古韵的小小的驿站了,我们在不知不觉中,丢失了驿站文化。于是,我模仿着大作家写下这两个古朴的字——驿站。在回忆中,慢慢找寻它的历史……

 

梦幻春色

 

初级组优异奖:钱宇婕(上海鲁迅中学)
阅读书名:于丹《游园惊梦》

 

“不入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同样,不聆听昆曲,又怎么会了解她那别样的美丽?而于丹的《于丹·游园惊梦》,就给了我这样一个机会,让我感受到了国剧的风采。值得高兴的是,2001年5月18日,中国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人类口述遗产和非物质遗产代表作”之一,这一古老的戏曲声腔逐渐为世界所认识。和国粹京剧相比,后者让人一想起来就是牡丹花美人般鲜艳欲滴,而昆曲宛若江南烟雨萦绕缥缈。

自从看了《游园惊梦》后,我也找来了一张昆曲CD。说来好笑,虽然昆曲字正腔圆,而我,一个在充斥着流行歌曲的都市成长的孩子,却并不怎么能听明白。往往,倒上一杯清茶,坐在自家阳台的地板上,惬意地忽略词句,用心去感受那个音调,那种韵味,看着杯中茶叶沉浮,仿佛灵魂离开身躯进行了一次文化的远足,回归后,是那种久别于繁华的悠远岑寂。我不知多少次地翻开书,带着全新的体验,细细品读。   

一直觉得,昆曲给人的感觉便是如水、如烟般。正如于丹的“解昆”也是先从“梦幻”说起的。在于丹的笔下,梦不仅是昆曲艺术的第一特征,而且是人生旅途的最大幸事,一切在现实中被压抑或难以得到的东西,往往都可以在梦中让你得到满足,并由此成为每一个人的精神寄托。谁都不可能没有做过梦。如果说夜晚的梦是支离破碎醒后无痕的话,那么,白日的梦则会是人人享之,完全可以尽由人愿的。尽管在文化传承中,“白日做梦”被讥讽得一无是处,但《牡丹亭》里的一折“惊梦”,却恰恰掀开了人类最具引力的人生际遇和情感交融。杜丽娘、柳梦梅,作为两位青春年少的化身,缠绵悱恻,生生死死,勾起了多少后人的向往和渴求。由此,我就想,自己做自己的梦,既没有妨碍他人,又有益于身心愉悦,有什么必要非得去辩个是非曲直呢?如果说你觉得“一枕黄粱”荒唐的话,那总应该接受“好梦成真”的快乐吧。于丹在开篇阐述了“梦幻之美”、激情议论了《游园》和娓娓叙述了《惊梦》后,末了总结道:“梦也许在现实中不是一种生产力,不能带来一种物质的结果,但是,它给我们带来的却是对自己精神世界的一种开掘。今天的我们不仅仅是远离了一个古典的时代,更重要的是失去了一种悲悯的情怀和从容做梦的心境。”

这本书不仅解读了传唱几百年的昆曲艺术,道出了那个时代作家们的至情至性,而且连接今天、剖析明天,一次次结合现实生活的例证,不断地会掀起深藏在读者心底的那样一种秋波流转。正如于丹所说,有一种生活方式可以叫做昆曲。昆曲那种细腻、婉转、精致、唯美的特点,完全可以作为一种元素,进入当下的时尚生活,比如现在流行的一种“慢活”的生活方式,“它将文学、舞蹈、音乐完美地融合到一起。”

对于生活在现代社会的大多数人来说,可能没有时间去全面深入地接触昆曲,但是暂时停下自己匆急的脚步,偶尔体味一两句它的韵味,读一两句它的文辞,感悟一下它的情怀,从那字字含情的梦幻中,也许便可得到中华传统文化美的滋养,从而使自己的人生得到丰富和厚实。昆曲是古典文化中重要的组成部分,而传统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精神,也是维系一个民族的纽带,是社会发展的需要。因此,这般拥有深厚底蕴的昆曲,一定会让我们的精神世界无比灿烂。

 

(《新民晚报》2008年7月14日)

 

 

附录:

会“读”善“思”方能“写”

第九届“沪、港、澳与新加坡”四地中学生

阅读征文大赛获奖作品选

 

第九届“沪、港、澳与新加坡”四地中学生阅读征文大赛暨2008全球华人中学生阅读征文大赛,日前在澳门颁奖。本次大赛由市政府新闻办、市侨办、市作协和上海教育报刊总社主办,新民晚报社、少年报社、东方新闻网、商务印书馆(香港)有限公司、澳门日报等承办。

本次大赛主题为“中华文化”,旨在让全球华人中学生在阅读征文和论坛中认识了解中华文化的深厚底蕴,从中汲取营养,懂得以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修养自己;增强中华文化的认同感,建设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家园;鼓励和倡导华人青少年养成良好阅读习惯,提高中学生综合人文素质,让更多的海外青少年能亲近和热爱中华文化。

本报择其佳作陆续刊载。

 

总评审意见

 

叶辛(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初级组一篇篇入围的感悟文章,写得虽短小或浅显,但能读出每一位作者写的是真话,感悟的是真感情,有的文笔还显示出作者独到的见解,难能可贵。高级组可以进入前列的文章只有十几篇,这些文章都从各自的阅读感受出发,有自己的见解和感悟深切之处。

徐炯(新民晚报副总编):我很惊喜地读到了不少佳作,小作者们把读书和思考很好地结合,介绍了新知识,提出了新认识,有些见解新颖独到,展示了思想的深度和丰富性,写作也见功力。当然,作文的水平是有些差异的,一部分作者在对所读书中知识、观点的归纳方面着力较多,对自己的心得体会写得不多,或只是泛泛地议论几句,老生常谈缺乏新意,这更像读书笔记,或者可说是读书报告的草稿。你还需要在此基础上思考,作出自己的判别和分析,寻找到新知识、新观点,以丰富自己的知识积累,增加自己看到某个问题的角度,乃至得出自己的创新结论。这不是读一两本书就能练成的能力,需要在不断地阅读中进步。但每读一本书都要有这样的态度和追求,把握有效的方法。本次大赛中的佳作,写的学生都只是一本书的读书报告,但显然,作者心中已有许多书垫底,调动了过去的知识、观点和积累。

可以说,写好读书报告,首先不是写作能力问题,而是读书能力和学习能力问题,“会读”、“善思”加上“能写”,才能成就佳作。这次很多小作者的文字都很成熟老练、优美甚至华丽,但至少对于读书报告这种作文,徒有文字之美是不够的。

张秋生(上海教育报刊总社编审):很欣喜看到学生们对传承中华文化的亲近和热爱,很多文章都能紧扣主题,写出自己的思索和感情,限于名额,只能选出自己最喜爱的。有些作品离书远了点,议论空泛;有的太过重复书本内容,缺少了见解、所感所悟,很是可惜。

杜振醉(国立华侨大学客座教授):初级组不少文章写得很好,思想有深度,文笔亦相当纯熟。唯若干篇章看似佳作,实则多了几分老成,少了一点童真,似有斧凿痕迹。高级组颇有佳作,文情并茂,兼具哲思,思想内容与表达形式结合得较好。唯一些文章,从其思想深度与文字功夫看来,似非纯出自一个高中学生的手笔。

陈志鸿(新纪元、拉曼大学兼职讲师):初级组整体表现似乎较高级组出色,许多篇章能在短幅中抒发己见,显得精致有力。相对于高级组,初级组有更多文字精美之作。初级组参赛者的选书亦较为多样化。高级组入选之作多以说理为主。纯粹抒情并对选书不及一语者,似乎离题,只好不选。我想阅读报告贵在提出己见,并针对选书的观点做出申论或评论。泛泛抒情之作可能是好的散文,却未必是好的阅读报告。

 

(《新民晚报》2008年7月14日)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石修银 | 阅读: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查看全部评论 (0)
表情: 表情 姓名: 字数
点评:
       
评论声明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热门评论